東京奧運新增的攀登項目,更容易讓年輕人體驗生命教育的價值。Reuters
東京奧運新增的攀登項目,更容易讓年輕人體驗生命教育的價值。Reuters

東京奧運及殘奧雖然結束了,但運動員帶給觀眾的毅力和拼搏精神,仍然是城中的熱門話題。現代奧運之父顧拜旦先生,在百多年前提倡的奧林匹克精神,目的是透過參與競技運動,讓年輕人增強意志、體質和毅力,從而認識自己及擴闊視野,讓世界變得更美好和諧,這個宏觀的願景,恰好是生命教育重要的一環。

近年世界各地不少教育學者推行生命教育,生命教育是尊重生命、珍惜生命、欣賞生命、敬畏生命,激發生命潛能,提升生命的品質,以實現生命價值作為教育。也有學者認為,生命教育是全人教育的核心,是一種深化人生觀,內化價值觀,以及整合行動力理想和實踐的教育。



人類的體育運動有悠長歷史,古代人類以狩獵捕魚為生,原始人的跑、跳、攀、爬、走等基本求生技能,本身就是維持生命活動的基礎。隨着人類文明不斷進步,對於傳統以維持生命的技能,演變成為現今競技體育,例如田徑的投擲和賽跑、球場上的跑動、乒乓球的速度反應等運動素質,這些相關的條件,能夠給予現代人類鍛煉頑強生命的機會,培養出強健的體魄。體育期刊的文章《透視體育課程中的生命教育》指出,體育運動和生命的充實聯繫起來,這種重視生命的健與美,以及身體和精神共融一體的文化承傳,便是今天體育運動和生命教育發展的重要淵源。

近年流行的極限運動,例如東奧新增的攀登和衝浪,更容易讓年輕人體驗生命教育的價值,挑戰的對象不是球場上的對手,而是大自然環境中的海洋、急流及懸崖峭壁。參與者必須具備堅強的鬥志、勇氣和信心,在鍛煉中先認識自己的能力,才挑戰可控風險下的重重難關。這種模式的挑戰恰巧是對生命價值的磨練,實現自強不息的精神。

生命在於運動,生命需要一種韌性,也需要一種硬度。運動鍛煉令人不斷追求目標和理想,生命因此強化起來,更能夠實現生命的本質。雷雄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