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卡特(右)被指多次用口哨聲扮球證笛聲,干擾對手進攻。網上圖片
馬斯卡特(右)被指多次用口哨聲扮球證笛聲,干擾對手進攻。網上圖片

日聯尚餘八輪賽事,次席的橫濱水手雖落後一哥川崎前鋒七分,競爭依舊激烈,此時卻爆出一宗「指笛疑惑」,矛頭直接指向水手監督馬斯卡特。懷疑這名澳洲教頭多次出口術,用口哨聲扮球證笛聲,干擾對手進攻。

馬斯卡特固然矢口否認,只是有三場涉及水手的賽事,均曾出現離奇哨聲。最先引發人們正視這種現象的賽事,就在本月十八日水手作客1:2不敵名古屋鯨魚一戰,廿六分鐘鯨魚長傳反擊時,球場忽然傳出「咇」的一聲,雙方以為球證吹罰越位同時停步,後來發覺並無其事比賽繼續,水手已經全線回防。鯨魚職員當場向球證投訴,堅稱響聲來自水手後備席,只是無憑無據,惟有不了了之。



隨後人們翻查八月廿八日水手主場負鹿島鹿角0:2、九月十一日作客3:1贏廣島三箭的直播錄影,發現都有同樣情況發生,肯定並非巧合,一定有人故意為之,馬斯卡特的嫌疑最大。或者有人會問,球證真的沒有鳴笛?可能大家不清楚,自從日聯引入VAR系統輔助執法,就採用所謂「越位延後」的制度,即在場球證不會像以往馬上吹越位,等收到視像球證通知才鳴笛,根本不會即時作出反應。

問題是如非現場鏡頭直接拍到,這種指控絕對是口同鼻拗,基於無罪推定的原則,馬斯卡特不應受到懷疑和指責。只是話得說回頭,水手爭標機會仍存,部分球評家甚至看好他們後來居上,河治良幸就大膽預測最終名次會是水手冠軍,兵源削弱、傷病號多的川崎亞軍,浦和紅鑽季軍。輿論形成的壓力,重重壓在馬斯卡特的肩上,比賽中偶爾失控的可能性,誰都不敢排除。

今午一場橫濱打吡,水手作客對墊底的FC橫濱,大概出現「指笛疑惑」的機率不會太高,因為水手要追趕川崎的話,必須主攻求取三分,怎會浪費時間如此捉蟲。傅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