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當比利(右)場上表現起伏這麼大,或許與他的自我性格有關。Reuters資料圖片
尼當比利(右)場上表現起伏這麼大,或許與他的自我性格有關。Reuters資料圖片

天才,不會完美。上帝跟世人開玩笑,總愛塑造天才的時候,加上一點性格缺陷,都是自我中心,又帶點自戀,粉飾一下修詞,叫做藝術家脾氣。

背負熱刺轉會史上標王的包袱,由一九年的夏天開始,尼當比利這名二十四歲的法國中場,彷彿每一場都要為配上六千四百萬鎊(約六億八千萬港元)身價而戰。不久後,球迷看見的,在時任領隊普捷天奴手底下,跑動懶散、逼搶消極、以及態度懈惰。即使繼任的摩連奴一度激活天才的靈性,只是狂人來不及看到成果,已因劣績下台,看守主帥賴恩美臣乾脆將他擠回後備席。



各種批評,瑕不掩瑜,新帥紐奴的恩師摩連奴具此慧眼,也用得其法,看準尼當比利場上優勢,厚實的臀部有利背身護球,緊隨一下流暢一百八十度轉身,擺脫對手緊纏,再提速引球前插,殺入Final third後製造後續攻勢。這種介乎「8號位+10號位」的角色,既發揮出過去基斯甸艾歷臣特點,更減輕哈利卡尼回撤組織的負擔。

那麼,紐奴曉得蕭規曹隨?將尼當比利放在中後場,埋沒天才靈光,更枉談先梳理那顆敏感的心,再激發鬥志,繼而賦予最舒服角色。藝術家難尋,懂欣賞藝術家的,更難。凌顧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