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東京獲mixi入主後,令日聯的家鄉制度生變。網上圖片
FC東京獲mixi入主後,令日聯的家鄉制度生變。網上圖片

與世界上大多數聯賽一樣,日聯球隊以地域為基礎,即是所謂J聯賽家鄉系統。過去一星期,忽然傳出廢除家鄉制度的消息,日聯方面馬上否認,但過不了兩天又宣布適當放寬家鄉系統的限制,明顯這套制度生變了。

按日聯的解釋,每家球會的所在地被稱為家鄉,目的是創建和當地社區融合的球會,藉此普及和推廣足球。所以,球隊名稱採用地區名稱加暱稱的組合,希望更易獲得家鄉居民、政府、企業的理解和合作,爭取實現經濟獨立。



構想是好的,卻忽略了一點,就是各自圈地為王,難免產生山頭主義,別的球會想在家鄉以外的地區開展學校活動、足球訓練班、銷售活動等,絕對不是一件易事。譬如鳥棲砂岩想在鄰近的福岡縣久留米市,開設一所足球學校,必須先行徵得福岡黃蜂的許可。

這種不成文的隱性規則,顯然違反反壟斷法,而且圈地為王真的好嗎?每個地方的足球熱度、人口和經濟實力都不同,不是所有地方都像東京首都圈一樣繁華,假若球會身處貧瘠之地怎麼辦?試看北海道札幌岡薩多、群馬草津溫泉的隊名,為甚麼長得像水蛇春,因為不向外擴張地盤,球迷和商業贊助資源太受局限了。

時移世易,經濟低迷,IT相關企業加入掌控球會個案增多,J聯賽不得不考慮改革家鄉制度,擴大商機。目前日聯不可能取消家鄉制度,也沒有必要如此,始終地域球迷基礎非常重要。可是,放寬限制讓球會在家鄉以外的特定區域,開展銷售、促銷的市場活動,以至在全日本創建附屬組織,已經勢在必行。

至於傳聞幾年後允許球會以商業贊助冠名,阻力顯然極大。禁用贊助商冠名,在日聯元年時就引發過激辯,日乙東京綠茵的前身讀賣新聞,社長渡邊恒雄當年曾為此與J聯賽主席川淵三郎吵個不可開交,一樣不得要領。只是日聯明年踏入三十周年了,進一步商業化無可避免,畢竟職業足球也是一門生意,必須依循商業規律行事。

總有一種感覺,IT巨企mixi取代東京燃氣成為FC東京的大股東,會不會是催化今次變革的因素呢?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神戶勝利船背後金主樂天,同樣主打網上業務,這類公司業務追求跨越地域,無遠弗屆,日聯之變與此不無關係。很好奇,FC東京會否成為繼勝利船之後的暴發戶?來季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這一季就算了吧,四大皆空的他們,今午聯賽主場能夠打和鹿島鹿角已經不錯了。(傅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