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本地體壇百花齊放,唯獨本地波卻是斯人獨憔悴。吳家祺攝
當今本地體壇百花齊放,唯獨本地波卻是斯人獨憔悴。吳家祺攝

本地體育採訪傳統分為足球和雜項,足球即是本地波,雜項是乒乓球、羽毛球、游泳、籃球、劍擊、單車等各種各項。以往足球盛行之時,本地足球報道往往篇幅較多,雜項相對較少,但東京奧運之後,以上情況逆轉,正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為何以往本地波報道較多?一來球賽有吸引力,教練、球員、班主、足總,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和故事,題材信手拈來。看今季勉強湊合成八隊,香港U23代表隊在日本踢亞洲盃外圍賽醉酒生事有待處罰,聯賽各隊競爭力參差,香港隊兩年沒有主場比賽,各種因素相加,球市今季入座率下跌是難以挽救。



再看看東京奧運之後的各項目港將,何詩蓓參加ISL賽事屢次封后兼刷新亞洲短池紀錄,走在世界級泳手前列。張家朗在本地賽事連奪兩冠,準備出發去巴黎備戰新賽季。杜凱琹在世界乒乓球年終賽十六強,擊敗應屆團體世錦賽冠軍王曼昱,黃鎮廷在十六強氣走法國球手西蒙高澤,可見體院香港代表團在奧運後仍然保持進步。各項目向著來年杭州亞運進發,可以預期明年本地體壇又會迎來新高潮。

那麼,香港足球下個高潮何在?仍是依靠入籍兵充撐聯賽?仍然沉迷球會及足總間的勾心鬥角?還有當新香港隊教練莊恩安達臣到港後,港隊有何發展大計,不會是繼續兩年、三年換帥浪費光陰?如何強化本地聯賽,如何為香港隊尋找適當的盃賽甚至假想敵,逼使大家進步?

如果可以,找新加坡、越南及泰國作為未來友賽常客,甚至創造四角盃賽增加彼此交流又有機會嗎?疫情終會過去,世界不可能永遠封鎖不開關,本地足運此刻身處最低谷,正是好時機想像兼部署未來。一年將盡,球圈諸君,何時振作?吳家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