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地亞的莫迪歷這種中場指揮官已成為瀕臨絕種的位置。Reuters
克羅地亞的莫迪歷這種中場指揮官已成為瀕臨絕種的位置。Reuters


在今屆世界盃,記憶中出現過兩個直接罰球入波,分別來自英格蘭的拉舒福特和墨西哥的路爾斯查維斯。不過,拉舒福特在球隊的位置是邊鋒或前鋒,路爾斯查維斯更加是中場工兵,不是中場指揮官,可以說中場指揮官這個位置,已經是瀕臨絕種。 

以往中場指揮官大多等於罰球專家,在他們處理罰球時,球迷都引頸以待,希望有世界波出現。數以往球壇,中場指揮官當然有法國的柏天尼、哥倫比亞金毛獅王華達拉馬、法國世界盃冠軍人馬施丹等經典例子。看今屆世界盃列強,巴西、阿根廷、法國、西班牙、荷蘭和英格蘭等列強球隊, 看他們中場中路的位置已可見到一二,最接近中場指揮官的角色應該是克羅地亞的莫迪歷。不過,隨着現今足球戰術轉變,莫迪歷在皇家馬德里年代已經鍛煉出一定的防守能力,成為攻守兼備的中場球員。 

其實柱躉式中鋒情況一樣,亦有球隊採取無鋒陣打法。在今屆世界盃出現過的柱躉式前鋒只有一個,他就是威爾斯球員基化摩亞。 

在現今球場上,中場指揮官已成為瀕臨絕種的位置,與現代足球的戰術運用有莫大關係。下期專欄,再和大家傾談現今足球戰術的大勢所趨。—丘建威

《星島頭條》APP經已推出最新版本,請立即更新,瀏覽更精彩內容:https://bit.ly/3yLrg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