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指美方樂見對伊朗各項制裁全面重新實施。AP資料圖片
蓬佩奧指美方樂見對伊朗各項制裁全面重新實施。AP資料圖片

無視國際反對,美國上周六單方面宣布,周日起重新實施聯合國對伊朗的制裁,並揚言懲處不配合制裁行動的聯合國會員國。美方此舉不僅提升美國孤立的風險,也令國際緊張局勢加劇。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說,美方樂見對伊朗的各項制裁全面重新實施。各項措施將自華府時間晚上8時(香港時間周日上午8時)起生效。特朗普政府也矢言,任何聯合國會員國若不配合對伊朗的制裁,也將承擔後果。

分析指出,美國的威脅令人忌憚的是,那些被美國認定違抗對伊朗制裁令者,將不能進入美國金融體系與市場管道。

蓬佩奧聲明表示,若任何聯合國會員國未盡實施制裁的義務,美國準備運用國內主管單位的力量,讓他們承擔後果,如此以確保伊朗不能從聯合國禁運活動中得到好處。蓬佩奧允諾,對於不配合制裁者將採行何種措施,將會在幾天內宣布。

不過,華府此舉在國際上幾乎可說是完全孤立,其他強權國家,如中國、俄羅斯,甚至美國在歐洲盟友,都挑戰美國在這方面的訴求,並表明不會重啟制裁,因為美國的程序不具法律效力。事實上,安理會13個成員國中,包括中國及俄羅斯等13個國家早前都表明反對美國要恢復聯合國對伊朗的制裁,認為美國兩年前已退出伊朗核協議,要求恢復制裁並無法律基礎。

伊朗外長扎里夫表示,世界各國應該抵制美國制裁,因為美國已經習慣了使用霸權將本國意願強加於他國;現在美國可能會故伎重施,國際社會應該決定如何應對美國的霸權手段,因為美國利用霸權主義和金融影響力已經迫使很多國家順從其制裁,那些跟隨美國制裁的國家都說「我們知道這是違法的,但由於美國的霸權,我們不得不順從」。但扎里夫強調,美國的金融統治即將結束。

在特朗普的前任奧巴馬總統任內,美國、中國、俄羅斯、英國、法國和德國6國與伊朗於2015年達成伊朗核協議,限制伊朗發展核武器,換取國際社會解除對伊朗的制裁。

但特朗普認為該協議很不合理,因為伊朗的彈道導彈項目、2025年以後的核活動以及在也門和敍利亞衝突中的角色都沒有受到任何制約。到2018年5月,特朗普政府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並對伊朗重啟經濟制裁行動。

而聯合國針對伊朗的武器禁運令時效,將在下月屆滿,特朗普政府上月向聯合國安理會提出,要求延長對伊朗武器禁運,但遭否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