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擔心疫情持續,盜獵集團的獵殺行為會變本加厲。網圖
Nico擔心疫情持續,盜獵集團的獵殺行為會變本加厲。網圖

南非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失控,航班受影響之餘,就連負責野生動物保護、救援的飛行隊,亦同樣受到影響。許多不法之徒於是便伺機在飛機無法進行巡視的時間,走入草原屠殺野生動物。

飛行隊成員Nico Jacobs指出,早前他跟救援隊發現了一隻年幼的犀牛,牠被發現時身體非常虛弱,並正在吸吮一頭死去母犀牛的乳頭。

Nico估計,小犀牛與媽媽在草原上落單,結果不幸被盜獵集團殺死,奪取犀牛角。母犀牛的身體有多處多傷,相信是因為失血過多致死,估計生前仍奮力試圖保護自己的孩子。至於小犀牛則不知道媽媽已經死去,因為太肚餓的緣故,於是便吸吮牠的乳頭嘗試飲奶。

Nico表示,南非每年都有近1600隻犀牛遭獵殺而死,過百隻小犀牛亦因此頓失依歸。「獵人目的是為了取得犀牛角。犀牛角的價格比黃金還高,有人相信犀牛角可以治病,有人會把犀牛角當成擺飾、作為財富的象徵。人類只為一己私欲一再殺害野生動物!」

Nico擔心,如果疫情持續,飛行服務繼續受影響,盜獵集團的獵殺行為會變本加厲:「若這樣繼續下去,有生之年,南非野生犀牛或會消失絕種。」

南非每年都有近1600隻遭獵殺而死。網圖
南非每年都有近1600隻遭獵殺而死。網圖
母犀牛的身體有多處多傷,相信是因為失血過多致死。網圖
母犀牛的身體有多處多傷,相信是因為失血過多致死。網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