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料向長賜輪索償逾78億。AP資料圖片
埃及料向長賜輪索償逾78億。AP資料圖片

台灣長榮海運向日本正榮汽船公司租用的巨型貨輪長賜號(Ever Given),早前在埃及蘇彝士運河擱淺,嚴重堵塞運河雙向交通,影響全球貨運。運河管理局主席表示,埃及預料將索償逾10億美元(約78億港元),並警告若索償一事訴諸法庭,將不會放行長賜輪和船上貨物。

蘇彝士運河管理局主席拉比(Osama Rabie )周四接受一個親政府電視節目訪問時表示,這筆10億美元的賠償費用包括救援作業、運河交通停頓的費用,以及長賜輪堵塞運河近一星期來令埃及損失的船舶過路費。



拉比表示「這是我國的權利」,不過並未說明應該由誰來負擔這筆賠償金。他還說,運河管理當局和長賜輪船東過去一直維持良好關係。
長賜輪現停泊於大苦湖(Bitter Lake),有關人員正在船上調查事故原因。拉比稱,如果調查順利進行並就賠償金額達成協議,那麼將不影響長賜輪的繼續航行。

不過,如果賠償問題涉及訴訟,長賜輪及其價值約35億美元(約272億港元)的貨物將不得離開埃及。賠償金的訴訟問題可能很複雜,因為長賜輪由日本正榮汽船擁有、由台灣長榮海運租用,又在巴拿馬註冊及懸掛巴拿馬國旗。

AP資料圖片
AP資料圖片
長賜輪於上月23日在蘇彝士運河擱淺。AP資料圖片
長賜輪於上月23日在蘇彝士運河擱淺。AP資料圖片

長賜輪的技術管理業者「貝仕船舶管理公司」(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周四透過電子郵件向美聯社表示,長賜輪上人員正在和當局合作,調查導致船隻擱淺的原因,而運河管理局調查人員已獲得讀取俗稱船舶黑盒的「船載航程資料記錄儀」權限。

貝仕曾表示,長賜輪擱淺時,船上有2名埃及運河領航員;這樣的安排是船舶通過狹窄的蘇彝士運河的慣例。不過根據專家說法,長賜輪的船長依舊擁有最終決定權。

雖然蘇彝士運河已恢復通航,但對於困在河道的數百艘船隻來說,要想疏通這場近年來全球航運業最大的交通堵塞,它們將面臨長時間的等待,和對於泊位和航道的爭奪。

長賜輪是於3月23日在蘇彝士運河擱淺,橫卡河道,阻斷了往來交通,直至29日才成功浮起,恢復自由。

這是蘇彝士運河歷史上最嚴重的貨輪擱淺阻斷航道事故之一,每天經過蘇彝士運河的商船承載著佔全球貿易至少一成二的商品,主要包括服裝、家具、工業生產零部件和汽車部件。《華爾街日報》估計滯留貨物金額達120億美元。

AP資料圖片
AP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