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總統特朗普。AP資料圖片
美國前總統特朗普。AP資料圖片

《華盛頓郵報》周五(7日)報道,前總統特朗普執政期間,美國司法部曾經利用秘密手段索取《華盛頓郵報》3名記者的電話通訊紀錄。那3名記者都是負責採訪和報道聯邦部門調查特朗普在2016年參選總統時的競選團隊與俄羅斯的關係。

雖然特朗普已經卸任,而現任總統拜登上台後,其政府致力改善與新聞界的關係,但《華盛頓郵報》在這個時候揭露上述消息,可能會令聯邦政府與各大傳媒機構以及捍衛新聞自由的團體之間,激發新的矛盾和衝突。



《華盛頓郵報》刊登署理執行總編輯巴爾(Cameron Barr)的一篇聲明,內容說:「我們對政府運用這種權力索取記者的通訊資料,深感困擾。司法部應該即時澄清憑甚麼理由干擾記者在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下執行職務和進行活動。」

司法部的做法,會被視為侵犯及干擾受憲法保護的新聞採訪活動。過去10年,聯邦政府極少發傳票要求新聞及傳媒機構交出資料。其中一次,是當局要求美聯社交出一批採訪和報2012年1宗炸彈陰謀案的記者和編輯的電話紀錄。特朗普於2017年初上台後,「通俄門」醜聞鬧得拂拂攘攘,成為各大傳媒重點採訪和報道的新聞。外界相信,司法部是以那些報道涉及國家安全為由,要求知道記者的消息來源。

該報指出,司法部高層去年批准向《華郵》發出傳票,索取該3名記者的電話通訊紀錄,包括他們寓所、辦公室和手機的通訊紀錄。根據去年5月3日發出的一封信件,那三名記者分別是中島艾倫(Ellen Nakashima)、米勒(Greg Miller)和恩圖斯(Adam Entous)。
司法部要求索取的資料,包括2017年4月15日至7月31日期間的電話紀錄。

根據司法部的指引,當用盡其他途徑都無法取得相關資料時,才可採取此類行動。受影響的記者都必須得到通知,除非這樣做危害國家安全。

司法部發言人雷蒙德回應道:「雖然這種情況十分罕見,但司法部是根據傳媒指引和政策內的既定程序,透過法律途徑向傳媒機構索取不包含新聞內容的電話紀錄和電郵紀錄,作為未經授權洩露資料的刑事調查的一部分。」他謂:「這些調查行動不是針對傳媒機構,而是針對那些有權接觸國防資料、但沒有按法例保護資料而把資料提供給傳媒的人。」

美國司法部被揭發曾以秘密手段取得《華盛頓邸報》三名記者的通話紀錄。AP圖
美國司法部被揭發曾以秘密手段取得《華盛頓邸報》三名記者的通話紀錄。AP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