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梅茲入稟控告《華盛頓郵報》數名現任及前任編輯。網圖
森梅茲入稟控告《華盛頓郵報》數名現任及前任編輯。網圖

《華盛頓郵報》政治版女記者森梅茲(Felicia Sonmez)採取法律行動,控告該報及數名現任和前任編輯,以她是一宗性侵犯事件的受害人而歧視她,不准她報道其他與性侵犯相關的新聞。

森梅茲於周三(21日)入稟首都華盛頓高等法院,聲稱自己數年前在中國被《洛杉磯時報》一名男記者性侵犯。2018年9月,該名《洛杉磯時報》男記者辭職,當時她曾就該名男記者辭職一事發表聲明,指感謝《洛杉磯時報》重視她所提出的指控,但她批評該報的調查方式。她指出,有關機構所作出的反應,對應付此類不當性行為極之重要。至於涉事的《洛杉磯時報》男記者早前則聲稱,他和森梅茲之間所發生的事,是你情我願的。



自森梅茲聲稱受到《洛杉磯時報》男記者性侵犯後,她所効力的《華盛頓郵報》便不准她再報道其他與性侵犯相關的新聞。森梅茲稱,《華盛頓郵報》禁止她採訪和報道卡瓦諾(獲前總統特朗普提名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被一名女子指控性侵犯的新聞。卡瓦諾其後獲國會參議院確認,正式成為大法官。

她謂,《華盛頓郵報》編輯主任巴爾(Cameron Barr)對她說,她公開談論自己被性侵犯的經歷,導致她在處理其他性侵犯的新聞時不夠中立,出現偏頗。另一名編輯金斯伯格也對她說,她採訪和報道與性侵犯相關的新聞時,存在著利益衝突。

森梅茲表示,之後,報社採取更進一步的行動,完全禁止她採訪和報道涉及性侵犯的新聞。2020年1月,NBA球星高比拜仁意外身亡後,她在社交平台貼出一條連結,重提高比拜仁於2003年被指性侵犯的新聞。她隨即接到報社通知,勒令她休假,但這項決定引起其他同事反感,她才獲准恢復上班。

森梅茲又聲稱,她在網上受到恫嚇和威脅,但得不到其他編輯的支持。她聲稱受到羞辱,情緒大受困擾,要求報社作出賠償及改正過往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