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客在杜拜國際珠寶節觀賞看鑽飾。
顧客在杜拜國際珠寶節觀賞看鑽飾。

比利時安特衞普(Antwerp)素有世界「鑽石之都」之稱,但隨着新冠疫情衝擊歐洲,加上以色列和阿聯酋去年簽署和平協議《亞伯拉罕協定》,杜拜和以色列之間的鑽石貿易激增,從而令中東杜拜成為安特衞普的強有力對手,挑戰其「鑽石之都」地位。不過,安特衞普業界代表說,有信心龍頭地位不會被搶走。

在杜拜蓬勃發展的鑽石交易所,幾個正統猶太人圍在一張小桌子旁,混合說着意第緒語和希伯來語,談論一顆價值三十二萬五千英鎊的鑽石的色澤、淨度和形狀。這些穿着黑白色衣服、西裝黑帽下鬢髮垂頰的猶太人,是杜拜鑽石交易所最引人注目和最受歡迎的遊客。



杜拜原本不歡迎猶太商人,受邀到當地做生意的少數猶太商人要受保安規約限制,而且必須經第三國轉機到當地,來回一趟至少十小時。但如今卻出現了不可思議的奇景,猶太裔南非經銷商舒爾曼說:「我記得一群極端正統猶太人,自己用希伯來語和意第緒語聊天,跟周圍的其他以色列人講希伯來語,然後用很爛的英語,和那里的一些當地黎巴嫩人經銷商進行交易。」舒爾曼的鑽石投標公司Koin International原本設於比利時安特衞普,於去年底已遷至杜拜,主要原因是疫情。

以色列和阿聯酋於去年九月正式簽署稱為《亞伯拉罕協定》的和平協議。兩國關係正常化後,杜拜和以色列的鑽石交易所也成為了官方合作夥伴。在五個月內,兩地之間的貿易額就達到二億英鎊(二十一億六千萬港元),鑽石躋身進出口前五名。以色列鑽石業以擁有悠久歷史的鑽石加工和交易中心而聞名。其鑽石加工技術被視為全球最先進,採用業界領先的切割和拋光技術。以色列商人也一直有良好信譽。

同一時間,疫症干擾了鑽石業界傳統樞紐印度、比利時和以色列之間的供貨、貿易路線和商人的流動。但杜拜和以色列之間的航程只需三小時,且疫情期間基本維持開放,成了近期適合商人聚首的地點。以色列商人瓦普尼什說:「在我看來,它已經取代了比利時,即使在疫情過後也將繼續(保持這種地位)。」他說,原本要四五趟旅行才能完成的事,「在杜拜投標一次就做到了」。

杜拜鑽石交易所秘書利克說,猶太商人佔過去一年生意的至少兩成,尤其是涉及大卡數的寶石交易。上周有三千六百萬英鎊的未切割鑽石在杜拜放售,投標的二十家公司當中,就有六間來自以色列。

安特衞普世界鑽石中心(比利時鑽石行業官方代表)傳媒負責人倫特梅斯特斯認為,杜拜市場份額有可能有所增加,但即使杜拜有免稅區,也永遠不足以奪走安特衞普的龍頭地位。她說:「杜拜去年增加的市佔率來自以色列。他們的市場份額在增加,但不會對安特衞普造成損害。我們在疫症大流行中已經證明,我們實際上有大量買家與賣家,他們不必移動、越境或踏上飛機。」

安特衞普鑽石經銷商Diamcad NV的德布特,也有參與上述三千六百萬英鎊的鑽石投標。他說:「杜拜會超越安特衞普嗎?我希望不會。以往我們一年來這里五次,現在一個月來一兩次。不管疫情這情況也將會持續。這是正常的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