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爾斯控訴聯邦調查局等部門未能制止體操隊醫納薩爾的性侵行為。美聯社圖片
拜爾斯控訴聯邦調查局等部門未能制止體操隊醫納薩爾的性侵行為。美聯社圖片

美國女子體操奧運金牌選手拜爾斯(Simone Biles)與另外3名選手周三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作證,含淚控訴聯邦調查局、體操協會及奧委員官員未能制止體操隊醫納薩爾(Larry Nassar)的性侵行徑。她與其他人一同指控聯調局接獲舉報後,並未採取調查行動,感到被探員出賣。

議院司法委員會針對聯調局被指處理報案失職一事展開調查,拜爾斯與馬朗妮(McKayla Maroney)、雷斯曼(Aly Raisman)及尼科爾斯(Maggie Nichols)等4名體操選手一同出席今次聽證會。



拜爾斯在發言中抨擊了整個體育系統:「毫無疑問,造成我被長期侵犯的根本原因,是由於國會設立用來監督保護運動員的組織、美國體操,委員會、美國奧林匹克和殘奧會委員會,均未能履行他們的職責。」

拜爾斯在東京奧運因為心理問題,退出多項賽事。她在聽證會上,形容自己是性侵事件的倖存者,她遭到性侵,部分原因是美國體操協會未有做好他們的工作,批評整個制度促成及延續納薩爾的性侵行為,協會在知悉事件後,聯邦調查局未有及時展開調查。

馬朗妮則回憶2015年她在電話中花了3小時告訴聯調局自身受害的情節,甚至連自己的母親都未曾聽她說過,包括陳述2012年倫敦奧運期間遭受納薩爾性侵,她形容納薩爾根本就是戀童癖,不是醫生。另一名體操選手尼科爾斯則認為,當局背叛了所有性侵受害者。

當年美國體操協會總裁兼行政總裁彭尼(Stephen Penny)向聯調局印第安納波利斯辦公室舉報後,聯調局在2015年7月受理調查納薩爾性侵案,但一直未展開調查行動,直到同年9月才查問了一名證人,而且查問內容也未正式提報,至2017年2月才有編號302的官方報告。

阿博特於2018年從聯調局退休,尋求轉換到美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任職,他被質疑有違反利益迴避原則,因為當時他正值納薩爾案調查期間。聯調局在拖延調查下,納薩爾繼續性侵更多受害者。

納薩爾早在2016年12月就被控持有兒童色情照片,2017年已因此被判囚60年。至2018年,納薩爾在3宗性侵未成年人的指控中認罪,其中一宗被判處175年刑期,檢察官估計遭他性侵的婦女達數百人之多。

檢察官估計遭納薩爾(圖)性侵的婦女達數百人之多。美聯社資料圖片
檢察官估計遭納薩爾(圖)性侵的婦女達數百人之多。美聯社資料圖片